這一次,我似乎沒有見之心死的痛覺,也沒有利刃刺心的椎痛,因為我知道,沒有對等、起碼的信任基礎,即便我掏出心肺,那看起來就像是演戲...


ishow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