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次,我似乎沒有見之心死的痛覺,也沒有利刃刺心的椎痛,因為我知道,沒有對等、起碼的信任基礎,即便我掏出心肺,那看起來就像是演戲...


只怪我為了之前的傷痛沉寂了太久,沒讓大家了解我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什麼。我終於明白,我必須再把眼光放遠,遙遠不可知的未來是我們的目標,我只期待一切都值得,也來得及...

創作者介紹

儲藏室in安國寺

ishow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耀慶
  • 榮哥 妳想太多了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