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天的教召,有點難熬,並非訓練很苦或是艱難(想想,連軍官、營長都稱我們為學長,會過得多艱難嗎?),而是我發現,教召四天,壽命好似縮短了四年…

為何壽命會縮短四年?因為我當了四天的吸塵器,吸了四天的二手菸,而且完全無處可躲!全連大約兩百人,可能大概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抽煙吧,可是呢,沒有劃分吸菸區,所以四處都有人抽煙,連寢室大通舖也有…

其實教召重要只有兩件事情,第一是恢復我們使用武器的記憶,因此打靶是重頭戲,另外就是其他戰時的緊急救護道具的實用和訓練。其他呢,說實在,真的是在浪費國家資源…

此次教召是退伍後的第二次,兩年前的五月份,一樣是來到成功嶺。不同的是,上回其他一起應召的弟兄都是台中人,而這次全都是嘉義人。當然,這次另一個特別之處,是連上帶領我們的軍官也都是已退伍的後備軍人,無怪乎領軍服等經理裝備時,一個上士士官長竟留著長長的頭髮(頹廢至極,一點軍人樣都沒有)!

兩天下來,果真和當時服役期間一樣,有工作或閒賦在家、科技廠工程師或販夫走卒、研究所碩博士或文盲,什麼人都有,聽著他們訴說著各自的生活、故事,別有一番感受。但共通的話題,還是經濟景氣不好,失業、裁員、強迫減薪等事不勝凡舉。例如,某些科技廠,強迫夫妻同在廠內上班者,只能留下一人!每週多放一天強迫的無薪(或半薪)假、工廠連續一兩個月發不出薪水!甚至連銀行都強迫收入超過10萬者,薪資砍一半,收入介於5到10萬者裁員!

一開始,心中除了暗自抱怨為何當初服役時,長官因怕麻煩而沒繳交資料讓我擢升士官,使我就連教召都少人家領一些薪水;另外就是看著眼前言談舉止實在格格不入的其他弟兄,突然很能體會文天祥在正氣歌當中寫的一句話,『牛驥同一皁,雞棲鳳凰食』。然而,轉而又想,這豈不是另一種歧視與階級思想制約?人生而平等,我是什麼人,有何資格對這些人產生如此歧見?倘若我的心中也存此想法,與那些我根本也瞧不起的『不食人間煙火的有錢階層』又有何異?若我也落入此一想法當中,又能如何以同理心態來幫助那些我真正想幫助的人?

四天下來,最令我感到心寒、不解的,還有一件事,明明景氣不好。在餐廳中,卻有一堆人,座席尚未坐暖,整個餐盤竟原封不動地帶出去倒!反觀福利社,相信教召四天帶來了他們不少業績!唉,有些人似乎真的不太值得同情…。只是,最後的一餐,另一位同是吃素食的弟兄突然說,『你看,這餐他們吃得多麼認真?因為他們出去可能又要餓肚子了…』

有些事、有些人,值得同情、幫助,有些可憐之人卻有可恨之處。我不知該如何去分辨,只能一再提醒自己,盡責任!我盡人事,聽從天命…

創作者介紹

儲藏室in安國寺

ishow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