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篇文章,寫於20080916,記錄中秋節(0914)那天的事以及內心的觸動...
 

杜甫‧贈衛八處士
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。今夕復何夕?共此燈燭光。
少壯能幾時?鬢髮各已蒼。訪舊半為鬼,驚呼熱中腸。
焉知二十載,重上君子堂。昔別君未婚,兒女忽成行。
怡然敬父執,問我來何方。問答乃未已,驅兒羅酒漿。
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粱。主稱會面難,一舉累十觴。
十觴亦不醉,感子故意長。明日隔山岳,世事兩茫茫。


兩個十年,令人感慨的十年…

十年前,我們才自高中畢業,懷抱著理想走入大學。我還記得為了推甄的名額,討論後,我將原本選定的校系交到你手中,我選擇南部的另一個相似校系,期許我們都能考上,未來可以一起在相同的領域中奮鬥。然而,我們各自的緣份都不在那兩個校系,原本一北一南,最終則是一西一東。

我還記得大二的某一天,我站在自家門口凝視遠方,一個熟悉的身影,以及再親切不過的笑靨竟在路的一頭悄然接近,Paul還是一樣那副陽光男孩的樣子…

轉眼間,十年過去,卅歲的年紀,正是人生中最具無限可能的時刻,我總期待著哪天能在任何人的喜宴中,與朋友們相聚首,分享彼此這幾年來的一切歡笑、淚水。萬萬沒想到,再次得到你的消息,卻是那麼令人不堪、讓人心碎。我試圖證明那些消息可能是錯誤的,然而,新聞的畫面,卻讓我不得不舉白旗投降,那真的是你…

再次見到你,你已不復健壯,雖還能到學校指導小朋友練習,卻很容易疲倦,見到你這樣,我在朦朧的是也中,也瞥見正恩的不捨。兩個月後,沒想到這是你最後一次在嘉義長庚住院,如你所言,若非有了奇蹟,只怕我再也沒機會見到你,只可惜我聯絡其他師長、同學的進展太慢,沒有多少人來得及去探望你。而我算是幸運,因為我還有幾次機會能夠在醫院探望你、回學校觀禮、握你的手聽你分享你的體會…

只是我沒想到,你還真是過分,明明告訴我你會好起來,要我們安排和你一起去東南亞度假的行程,你卻這麼食言,應上帝的徵召,到天堂打球!

你是第一個讓我深刻體認,十年會有什麼意義的人,我會一直記得你用生命要告訴我的事情,我會好好珍惜一切,盡心照顧好我所關懷的所有人,趁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今年又是一個泡水的中秋,耀慶的來電,振奮了完全沒過節感受的我。

也是十年前,我們剛上大一,不同家鄉、背景,我們在同一個班級、家族相識。我一直記得那個白白淨淨,比我還羞澀、木訥的你,也許就是因為相類似的特質,讓我們特別投緣。

我也都還記得你我上課的時候,在教室最前方的座位比鄰而坐,一起接受老師的催眠,偶爾和老師閒聊。你接受了慧海社的薰陶,我則早已有了中心思想,然而這並不會是我們之間有什麼爭執的問題,因為我記得我們從未有過爭論,反而因為我習慣吃素,而你崇尚茹素,還有常向家族大哥(昭勳)請益,所以只要是班上的活動,我們幾乎快成了連體嬰(雖然我仍慣於獨來獨往),連選的課都一模一樣。升大二的開學,發現我找不到你的蹤影,才意外地得知原來你休學了,只知道你轉學到了海洋大學。

由於聯絡方式再也遍尋不及,我以為我們將要就此失聯。接獲你的來電,著實令我十分感動,尤其當你告訴我,班上同學這麼多,你只記下我的聯絡方式,一直都還記得我,知道嗎?我快流淚了!闊別十年,再次相見,我還是認得出你來,只是你變得好黑,歲月的滄桑在你身上留下比我更深刻的痕跡,可是你那純樸、善良的氣質依舊。

然而,我們的際遇各不相同,我能夠感受到你心中的許多掙扎與遺憾,知道嗎?一切都還早,好好探究一下自己想做的事情,抓好方向,擬定策略,你一樣會有機會達成理想,彌補心中的缺憾。我也能了解你肩上的責任是你不想去面對的,只是我仍希望你記得將他們考量進去,因為這些責任沒有人會替你承擔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人生的起落、悲歡離合是必然,或許我還不夠成熟,雖然如同自然界的一切現象般上演,終究不算什麼,然而身在其中,我仍十分在意,此刻的我,終於能夠體會杜甫這首詩中的感慨,雖然詩中所言,有些出入,而我們也還沒到詩人執筆當時的年紀,不過,人事變換,並不因年歲而有所不同,而或許,數年之後,當我回頭再看本文,我的感受更深一層…

 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今天,我再補上一個附註吧...

Paul的事情,令我十分在意,使我有時對於等待這事充滿了不安,我不知道我的積極,身邊的朋友們能否了解,會不會被我嚇到,或是倍感壓力,但我相信應該是有的。只是我很害怕,害怕再次面臨所謂的來不及,害怕就這麼一等,會釀成令我後悔一輩子的事。

時間到底有多長?我不知道,我只曉得那天在醫院認識的一個和善的家庭,小媳婦跟我分享了個小趣事,公公頸椎開刀,在加護病房從麻醉狀態中清醒後,當她陪同婆婆進去看他時,他冒出了一句話,『你們好狠心,我在醫院十幾天都不來看我!』呵,我是證人,他們全家(除了大兒子、大媳婦和孫子)在12小時內,都在醫院陪著他呢!

時間有多短?我也只知道客戶說等他買個煙和檳榔回來就要簽名了,就這樣,我們再也等不到他...

可以不要這麼嚴肅嗎?Why so serious?如果人生不是這麼無常,我也很想慢慢來,Take my time,何必讓原本慵懶的我上緊發條?我在乎的不是當下事情是否完成,而是害怕遺憾,害怕我來不及做些什麼來使得一切變得不同,害怕那令我不堪負荷的悔恨...

創作者介紹

儲藏室in安國寺

ishow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